主页 > 学楷杂论 > 浅论柳体楷书艺术魅力

浅论柳体楷书艺术魅力

发布: 2014-05-30 | 来源: 楷书网 | 编辑: 佚名 | [点击收藏本文]

柳公权的书风特点突出而鲜明,道劲挺拔、斩钉截铁。他的作品无论是楷书的点画用笔,结字取势,还是章法布局,神采气韵等方面都独具特色,与众不同。柳公权从集古出新到自创一格,走过了一条艰难的探索之路。

柳公权对楷书的总结和创造,首先表现在其用笔的独特性方面,他的楷书作品在用笔方面,借鉴和吸收了欧体楷书和颜体楷书的优点,同时又避免了欧、颜楷书的用笔缺陷(如欧体楷书用笔的过于含厚内敛,颜体楷书的平和随意)并广泛吸收了魏碑和北碑方正雄强,开张恣肆等用笔特点,柳公权楷书用笔,方圆结合地非常巧妙、和谐、自然,既不像欧体那样平缓含蓄,又没有颜体那样的过于强烈的横竖精细的对比。柳体楷书在用笔方面作了较大的改进,在笔画的细微之处进行了巧妙的处理,多用蓄势,引而后发,也就是多用细小的动作和力量变化,不急于出锋,将力量内含,以骨力取胜,瘦硬刚劲,得劲健雄强之力度和气势。

柳体用笔的最大特点是方圆兼并,既方峻劲利,又含厚圆润,在第一画的起收转折处用笔折锋,能使人产生一种雄强方峻、爽利、劲峭之美感。而在笔画的收束处柳体则多用圆笔裹锋,不仅笔毫铺开,消迹灭棱,运笔不折不顿,写到尽处一往即收。显得格外丰润圆浑,内含而质朴。

柳体在笔势的处理上亦迥于前人,风格独特,个性鲜明,与其结体的中宫紧密,四周舒放,辐射开张相配合,更显爽利流宕,别具一格,柳体的笔势非常爽,一往无前,笔画处,笔势犹张,唐代吕总评述柳体的笔势是“惊鸿避弋,饥鹰下鞴”《续书评》惊鸿避箭,饥鹰捕猎,气势之迅猛,无一复加。以此来形容柳体笔势的凶猛迅疾,应该说比较适合,但宋代的朱长文却以为吕总的评述仍“不足以喻其鸷急云”《续书断》这里要强调的是柳体笔势的迅疾,并不是一味的快速急促,要放得开,还要收得住。柳体鸷急的笔势并不是像后世习柳体者那样,以硬毫疾行来求取,入笔过于轻浮,行笔过于疾滑,这样做是得不到柳体的笔势特点的。柳公权用的并不是硬毫笔,而是软毫长锋笔。要用软毫长锋笔写出柳体挺拔劲健的笔画和爽疾流宕的笔势,不在柳体的技术方面下功夫是不行的。

柳体的结体更是与众不同,更能显示出他深厚的功力。柳公权楷书的结体,既充分吸收欧体和颜体的特点,又突出自己的风格,短者较肥、疏者亦丰,形长者宜瘦,画密者宜均,体态端庄,均衡平稳、疏密均匀、肥瘦得体。柳公权在处理字形结构时,有两个重要的方法,一是内紧外松、辐射开张。欧、虞、褚、颜体都在晋人楷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家的书法风貌,但诸家结体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即字的中宫与周边笔画无大开大合之势。欧、虞、褚的结体,多取侧身取势、含蓄平和。颜体虽然一改古法,以正面示人,但颜体的中宫不紧,呈内松外紧,内方外圆之势。柳体则一改前贤诸法,使中宫紧密,四周舒放,笔画向内攒聚,向外辐射,有壁垒森严之势。这一点被宋代的黄庭坚发展到了极致;二是撇低捺高,险中求隐。欧、虞、褚、颜体撇捺的终端多落在同一水平线上,对称均衡,犹如正面端立之人,一派静穆之态,没有较大的对比反差。柳体则多取撇低捺高之势,撇强细而极挺健,捺粗劲而颇舒扬,静中有动,险中取稳,如向前迈进之人,在严整中呈现出潇洒超逸之姿态。

柳公权所创造的个性鲜明,风格独特的柳体楷书,为古代楷书的发展作了总结,也为后来楷书的继承和发展奠定了基础,他对楷书的创造和发展,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突出的地位,产生了重要的影响。他虽身居高官,却淡泊名利,用心于学问,精心于书艺,在书法艺术的改革和发展中,确立了规矩、树立了典范,给后人留下了丰富的精神财富。